“座冬雪”叠加牛羊价跌 锡盟牧民困境重重
分类:政策标准

  连续刮了61小时白毛风和暴雪,锡盟遭遇50年来第二大雪灾很多火锅店以锡蒙牛羊肉作金字招牌,但拥有1000多万头牛羊的锡盟,却因品牌运营缺乏而无法分得红利座冬雪叠加牛羊肉价跌,牧户陷入赔钱饲养的恶性循环b2p

  

b2p

  

内蒙古锡林郭勒盟正镶白旗明安图镇一个村庄,羊群挤在水井边(本刊贾立君摄,2015年12月10日)b2p

  

  50年来第二大雪灾,要到春天才能融化b2p

  

  三天三夜的白毛风和大雪,我长这么大都没见过,面对《瞭望》新闻周刊记者,今年47岁的正镶白旗明安图镇满都拉图嘎查扎布苏尔小组牧民斯琴高娃,对一个多月前的那场大雪仍记忆犹新。b2p

  

  她说,2015年12月4日早晨,她一开门,发现没膝积雪挡在眼前,河沟平了、树木小了,快被积雪填满的棚圈里羊只挤成一团露着脑袋。b2p

  

  气象部门数据表明,自2015年入冬至今,锡林郭勒盟已至少出现六次大范围强降雪,全盟20余万平方公里平均降雪21毫米,是1961年有气象记录以来同期第二高值;6.6万平方公里受灾,相当于整个宁夏回族自治区的面积,涉及24万农牧民及近280万头只牲畜,受损棚圈和温室600多处。b2p

  

  其中,灾情严重的正镶白旗、太仆寺旗、正蓝旗,出现连续61小时的白毛风和暴雪,降雪量累计都在43毫米以上,为历史同期最高值,平均形成20厘米翌年春才能消融的座冬雪,严重区域积雪深度近40厘米,当地救灾干部告诉瞭望记者,目前这场座冬雪直到春天才能消融,灾情引发对2016年锡盟农牧业生产影响巨大,牧民生活亟待纾困。b2p

  

  在元上都镇巴音高勒嘎查境内,十几头牛站在雪地里抬头张望来往车辆,它们出去也就是遛一遛,这么厚的雪,根本吃不到草,牧民呼格吉勒图指着早早地就从雪原上返回的羊群说,过几天就不能放它们出去了,不然活动多了过分掉膘的话,明年春天它们很难活下去。b2p

  

  牧民难以承受草料短缺之困b2p

  

  原本下雪对于牧民来说是喜从天降。因积雪可保大地墒情,利于来年牧草生长;降温、降雪可杀菌,特别是接冬羔季节能防牲畜疫病流行。不过,太大的雪覆盖草原后,作为牧区主要生产资料的牛羊难以觅食,会带来更大的经济损失。b2p

  

  草原打不了草,牲畜过冬饲草料主要靠买。斯琴高娃说,正常年份这里每亩能收割400多斤牧草的草原,因连续两年夏季干旱未打成草。今冬,她家已为180多只羊花2.3万元购买了3万多斤饲草料,还缺一半。b2p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了解到,当地养畜往往在冬至之后的数九寒冬,才给不易吃到自然草的牛羊在家里添喂饲草料。而今冬因大雪降临,人们不得不提前40多天给牲畜喂食饲草料。b2p

  

  遭了雪灾,市场上的草料和运费也在涨价。太仆寺旗贡宝拉格苏木海日图嘎查牧民乌宁齐说,正是保冬羔的时候,他家80多只羊面临无草可喂的窘境。据了解,乌宁齐8岁的儿子因患先天性心脏病做过两次手术、家里欠了30多万元外债,无钱再买饲草料。b2p

  

  雪灾严重地区的许多生活水平在中等以上的牧民也表示,牧草因干旱产量大减,草料价格每斤普遍上涨0.1元,使得养畜成本增加,人们储备的饲草料大多只能坚持到春节前后,牲畜需喂养到翌年5月才有青草可吃。他们普遍担心草料短缺会导致牛羊掉膘,难以保住春羔,进而影响生产生活。b2p

  

  灾情出现后,当地政府下拨了救灾资金及防寒大衣、被褥等物品保障群众生活,调集清雪车辆疏通了嘎查村与外界联系的道路。面对还可能出现的降雪,当地政府正在调拨储备草料,并订购了一批铲车,用以紧急疏通道路,救助受灾群众。b2p

  

  牧户陷入赔钱饲养b2p

  

  在外界的印象中,内蒙古大草原上的牧民普遍较为富有;当地群众也表示,此次雪灾所造成的影响,也没有2001年那场严重雪灾厉害。那么,为何抗灾能力不及以前呢?b2p

  

  当地干部认为b2p

  

  锡林郭勒盟南部的正镶白旗、太仆寺旗、正蓝旗等此次严重雪灾区,地处浑善达克沙地南缘,人均几百亩可利用草场与其他地方人均几千亩相比,差距太大。b2p

  

  同时,这里是京津地区重要生态屏障、首都的后花园。近些年为了阻挡风沙南侵,当地实施禁牧、休牧和季节性轮牧政策,人们大量削减了牲畜养殖头数。b2p

  

  加之连续两年的旱情和大市场牛羊肉价格下跌,使得群众抗灾能力减弱。b2p

  

  眼下,尽管饲草料短缺,但人们普遍不愿大量出售即将面临饥饿的牛羊。b2p

  

  一只羊每天喂6斤草、一头牛每天喂30斤草,才会顺利过冬不掉膘,现在平均能给牛羊喂一半草就算不错的人家了。太仆寺旗贡宝拉格苏木宝日浩特嘎查党支部书记呼格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今冬当地牛羊肉加工企业收购价格太低,羊肉最高每斤16元、最低12元,一只净肉40斤的成年羊才卖400多元,一头牛犊也只能卖4000多元,即便除去人工费用也收不回成本,所以多数人不愿意出售牛羊。b2p

  

  同时,长期以养畜为生的牧民,若卖掉大量牛羊,恐来年还得高价再买母畜。因此,在旱灾、雪灾、肉价下跌夹击下,许多牧户陷入赔钱饲养的恶性循环境地。b2p

  

  不少牧民表示,三年前一只羊能卖上千元、一头牛能卖上万元,自从2013年牛羊肉价成倍下跌以来,其收入急剧下降。本刊记者了解到,正常年份这里的牧民牛羊出栏率在50%以上。近两年惜售心理严重,出栏率大多在30%左右,而一些生活水平较低的户出栏率更低。其中,太仆寺旗贡宝拉格苏木海日图嘎查嘎查长苏伊拉介绍,全嘎查6500多头只牛羊2015年出栏率不足20%,且57户牧民均需设法购买饲草料。b2p

  

  市场短板制约锡盟牧业b2p

  

  这样的市场行情,牧民难以翻身。锡林郭勒盟正蓝旗顺成牛业有限公司总经理闫志刚忧心地向《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坦言,就连自己这个从养畜、屠宰、牛肉干加工到给北京市场提供牛羊肉的大户都不易生存。b2p

  

  一张羊皮一块钱,前几年一百多块呢,这么便宜你没想到吧?闫志刚在他的屠宰厂房向本刊记者介绍,他2014年冬季购买了1500只羊在当地饲养,原以为这群羊能下800多只羔子的羊定会赚钱,结果遇到白菜价,连同饲草料、工人工资、水电费等,共赔了103万元。b2p

  

  他说,尽管草原上的牛羊肉品质高,但因缺乏品牌打造、知名度低,价格并未占到优势。吃的中草药,喝的矿泉水;吸着新鲜空气,跳着迪斯科舞蹈,这是草原牧民对家乡牛羊肉品质的自豪。特别是美丽的锡林郭勒大草原上的牛羊肉声名远扬,国内的一些火锅店还以这里的牛羊作招牌。b2p

  

  不过,拥有1000多万头牛羊的锡林郭勒盟,因缺乏整体品牌的打造与运营,并未分得多少红利。本刊记者了解到,这里的优质牛羊肉主要还靠当地小型屠宰厂以传统的销售方式推向市场,价格低廉。而外地游客目前在牧民家购买现宰成羊时,每斤价格在25元以上,但数量太少。b2p

  

  一些基层干部表示,这种情况说明,大量进入市场的锡林郭勒牛羊肉尚未赢得消费者的普遍认知,而人们亲自在这里高价购肉是因有眼见为实的品质保证。也有业内人士认为,周边省区农村圈养的羊通过品种改良、科技干预,一年能产两三胎羊羔;而草原上的羊大多年产一胎、出栏一次,且主要集中在秋冬季,周期长、生产成本高。b2p

  

  采访中,锡林郭勒盟农牧业局局长额尔敦孟克对此也深有同感。他介绍,盟里正在做锡林郭勒牛羊肉品牌打造工作,同时设法引导群众改变养殖结构,比如让浑善达克周边的群众主要饲养经济收益是羊的5倍左右的肉牛,也想通过品种改良缩短牛羊出栏周期,这些设想一旦实现,老百姓均可获利,提高抗灾能力。b2p

本文由饥荒 养牛_最新养牛信息,疾病防治_养牛资讯网发布于政策标准,转载请注明出处:“座冬雪”叠加牛羊价跌 锡盟牧民困境重重

上一篇:土法治牛病方八则 下一篇:环保部:秸秆焚烧致中国入秋大面积重霾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