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绿源奶牛场在平度市张舍镇遭遇村官勒索 政
分类:政策标准

  我是青岛绿源奶牛良种繁育中心的法人王培祥。忍了很久,最终还是觉得应该把我在平度市投资经营奶牛场的憋屈遭遇说出来,希望青岛市和平度市的领导能够看到,能够通过我的遭遇,通过这个投资实例,真正了解到平度市投资环境是有多么需要抓紧改善,平度市的党风政风建设是多么需要固本清源。lrh

  

  那是在平度市张舍镇和田庄镇合并之前,我本人受到时任张舍镇党委书记的邀请,到张舍镇投资兴办奶牛场。作为土生土长的平度人,我一是出于故土情结,二是被当时给出的好政策打动,最终决定在岭子村投资建厂。lrh

  

  建厂之初的2008年,第一步是需要租赁土地,我先是租用了张舍镇政府产权的土地65.7亩,又在其后一年多的时间里,陆续租用了相邻近的五块地,共计六块地,均有正规合法的土地租用合同,出租方包括张舍镇政府,岭子村,以及几位当地农户。lrh

  

  有土地纠纷的是张舍镇政府的那块地上。这块地上原本建有几个小厂,因为经营不善而荒废,岭子村一个名叫孙增杰的村民在没有任何土地使用手续的情况下,私自占用这块地养猪。在我与张舍镇政府签订土地租用合同后,按照合同约定,张舍镇政府有责任进行土地清场工作,在清理过程中,孙增杰的养猪场确实被清除出了我奶牛场的租用地,在租用地东侧一路之隔的空地上新建了养猪场,但孙增杰曾经在我的租用地内挖掘过一口水井,以需要用水为名,既不同意赔偿,也不同意转让水井,我的奶牛场建起围墙后,孙增杰依然随意进入奶牛场内取水。搞养殖的人都知道,养猪的病菌多于养牛的,并且猪病菌非常容易传染给奶牛,因此我要求张舍镇政府履行责任履行合同,彻底清理我的租用地上一切不合合同条款的东西,主要就是针对这口水井。lrh

  

  按照土地合同的条款,张舍镇租用给我的这块地必须是不带任何纠纷,或者按老百姓的说法,叫没有摞烂的,但这口水井得不到清理,这显然是张舍镇政府违约了。lrh

  

  张舍镇政府也曾经起诉过养猪户孙增杰,但平度市人民法院的调解意见上,认定孙增杰可以长期使用该水井,这个调解过程并没有征得我的意见,在我并不知情的情况下就做出了对我不利的调解,试问平度市人民法院,这样的调解流程是正确的吗?你们的调解工作中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光的操作?所以我认为,作为土地现在的租用者,我有权利参与到调解过程中,但我却莫名其妙地被排除在外,而且我的切身利益确实因此受到损害,在我看来,该调解无疑是有问题的。lrh

  

  后来张舍镇与田庄镇合并,新任书记是平度市机关部门调任来的王文涛,镇长还是当初的张舍镇镇长杨海波。在杨海波始终没有解决土地清理问题的情况下,王文涛开始催要剩余的租地款,对我的奶牛场的骚扰就此开始。lrh

  

  王文涛并不通过镇政府直接出面,而是扶持起一个在岭子村口碑风评都很差的混子肖洪波,通过非正常手段让其当上了岭子村支部书记,让肖洪波顶在第一线,对我的奶牛场进行骚扰。其手段主要是堵路,因奶牛场大门与村道之间有一段200多米长的土路,所以肖洪波多次采用挖沟,堆土等手段进行道路破坏,阻碍奶牛场正常的饲料运进和奶品运出。另外,肖洪波还多次通过丈量土地的由头,向奶牛场索要钱财。我认为,即便存在土地上的争议,也是自己跟田庄镇政府的纠纷,跟岭子村的租地合同毫无问题,岭子村无权要求自己缴纳任何不正常的费用。就破坏道路的问题,我也曾经报过警,但警察出警后,均以各种理由不予处理。lrh

  

  我在平度建厂几年来,不断加大投资,累计投资额已经有1500多万,原本是打算在平度田庄大干一场,结果却因为要应对当地政府的骚扰而占用大量精力,并且身心俱疲。lrh

  

  在岭子村建厂后,我奶牛场向场区西侧不远处的一口田庄镇供水井免费供电以保证其运转,还每天向岭子村80岁以上老人免费供应半斤奶,并且借给岭子村9万元用于修筑村道路,奶牛场内还雇佣了十多名当地村民当工人,也从当地村民手中收购草料,解决了当地村民的就业。可以说,奶牛场在自身建设的同时,也不忘回馈乡邻,不遗余力的支撑当地的发展。但换来的结果却是,被当地镇政府和村子当成了可以宰割的唐僧肉,多年来通过各种不正当借口不断来要钱,形同地痞。lrh

  

  我也就此事不断反映给平度市政府,但次次都得不到妥善答复和解决。不得不说,我对平度市的投资环境深感失望,原本是可以大干一番事业的广阔天地,却因为当地政府部门的吃拿卡要,甚至是带有黑社会性质的蓄意破坏和阻挠,而变得举步维艰。没投资前,好言好语说的天花乱坠,投资之后,不仅各种行政服务、政策扶持跟不上,反而地方政府利用职权进行捣乱,这是何等的令人不可思议!lrh

  

  虽然我也是平度人,我对家乡怀有深厚感情,但痛心地讲,平度市这些年官场风气不正,政府不作为或者乱作为的情况既是普遍的,也是严重的,平度的投资环境已经非常恶劣。是什么原因造成了现在这样的局面,我不知道,但这种现状真的让人既气愤又痛心!为什么本来发展形势不错的平度,在近几年来越来越不行,逐渐沦为青岛市的末尾,这其中深层原因难道不值得平度市领导班子认真思考?从我奶牛场的实例中,难道就看不出真实的问题?平度市是时候该严肃清明一下党风政风了,再这样下去,平度市还有什么希望继续发展?lrh

  

  就在8月底,我的奶牛场唯一的出入道路,再一次被破坏,这一次不是堆土堆这么简单了,而是直接把路挖断!这就是法制社会下的平度市?这就是平度市的投资环境?是不是不把我的企业给活活逼死,平度市这些人就不算完?平度市什么时候能现晴天?lrh

本文由饥荒 养牛_最新养牛信息,疾病防治_养牛资讯网发布于政策标准,转载请注明出处:青岛绿源奶牛场在平度市张舍镇遭遇村官勒索 政

上一篇:嫩江推广奶牛性控冻精技术 下一篇:认准奶牛不回头 任向军成为全镇奶牛生产大户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